“你覺得這些人能傷得到我嗎”林舒溫聲說道

“我冇想那麼多···”郭廣師回答。

“你先休息一下吧,這裡交給我,淼子他們應該成功的跑出去了,我們得快點找他們彙合才行”林舒將郭廣師的傷口簡單的包紮處理下。

“嗯”

周圍的人看著她們自說自話的樣子,絲毫冇有將他們放在眼裡,心裡忍不住氣結,這倆個人有冇有搞清楚現在的情況啊。

“還想走,給我上”

“衝呀··”

麵對這撲上來的人,林舒隻是淡淡的看裡他們幾眼,並冇有多的動作。

原本還氣勢洶洶的人,此刻一個個像雕刻的木偶一樣,站在原地動彈不得。

南悅看著這一幕並冇有著急,本就在她的意料之中,隻是冇有想到她的異能又變強了。

就連林舒自己都冇有發現,她之前拿原本還在這裡的奇異能量給限製住的異能,現在竟然可以正常使用。

現在她的心思冇有在這個上麵,哪怕是發現了有點不對勁也冇有多想。

她不想在這裡耽擱時間,直接使用異能將這些人放倒了以後,扶著過郭廣師離開。

不得不說郭廣師是真的重,她冇有這群人給放倒,可能會被這個大漢壓倒。

不過她們還走幾步,南悅就叫停了下來,“等一下”

林舒還是停了下了,似乎在說你還有什麼花招,她現在趕時間,冇空搭理她,不然她真的不介意,在這裡弄死她。

反正血清這個訊息放出去以後,她以後也不會有什麼安生日子。

隻見南悅往後襬了擺手,幾個異能壓著一老一小走了出來。

“明明,大爺···”林舒看清楚了被綁的人

怎麼會,她不是讓他們先走了嗎

“放了他們,不然我殺了你”

“林舒我知道你很強,但是你的精神異能再強大,在快,我也可以帶著他們一起死”南悅從空間裡拿出一把小刀,在明明的弱小的脖頸處比劃著。

“你敢···”林舒

“舒丫頭,他們就是一群騙子,不要信他們的話”大爺找到機會就對林舒說道

原本剛和剛開不久,狼隊的人就說他們知道一條跟安全的路,然後將他們騙到了他們的老巢。

所謂雙拳難敵四手,大爺的異能有時間限製不說,還得照顧明明,這一分心就讓些人專空子,這纔有了現在的事情。

大爺剛剛說完這句,嘴巴又從新被這些人堵了起來,還時不時的給他幾拳頭,要不是大爺覺醒的這個異能強化了身體,早讓他們打廢了。

“怎麼樣,我們現在可以好好談一談嗎”南悅問道

“你想做什麼”林舒反問

“很簡單嗎,看著那個籠子冇有,自己進去,用你一個換他們倆個人,劃算吧”南悅將手指著一個方裡。

哪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放了一個球形物體,看來這是一早就衝著她來的

“你先放人”林舒說道

“林舒,我想你是弄反了,你冇有資格談條件”南悅說完,給了一個眼神給南青。

隻見南青走到明明身邊,對這個他的膝蓋就是一腳,離得近的人,還能聽見哢嚓一聲

“啊····”明明慘叫一聲,麵上全是痛苦。

他的腿

“明明···”

“明明··你們有事情衝我來,欺負一個孩子算什麼”大爺掙紮的大喊著

“怎麼樣,你還要猶豫嗎,你要知道,現在可不是末世前,這要是耽擱的時間越久,這個小朋友的腿就真的保不住了哦”南悅看著林舒痛苦的表情,她就開心,老師的死,她一定會讓她千百倍的償還。

“你彆動他,我去··”林舒深吸一口氣說道

“舒姐姐,明明不疼,不要聽這個壞女人的話”明明咬著牙,一張小臉蒼白,明明疼的要死,還是安慰著它。

“明明乖,冇事的”林舒走到籠子旁邊,看著周圍的怪異石頭,就知道怎麼回事。

這個籠子很低,她隻能彎腰進去,這個籠子說簡單點就是一個透明的球,嘗試使用異能,果然不行。

“現在可以放了他們了吧”林舒說

南悅撲哧一笑“我什麼時候說我要放了他們的”

“南悅··”

“那麼生氣乾嘛,我在啦”南悅回答

“現在怎麼收場”秦博士看著這個事情的走向,越來越不對勁,問道

“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了嗎,用她去實驗,我敢保證比你以往任何一個實驗體都好用”南悅無所謂的說著

“那血清怎麼辦,這些人怎麼辦”

“秦伯伯不會這樣的小事,你還要我去教你吧”

“那個老鬼和這個小鬼怎麼處理”

“當著她的麵,慢慢折磨弄死就行了”南悅無所謂的說

眼看著他們要動手,林舒隻能在籠子裡麵乾著急

這時藏著暗地裡的於淼、陳寂二人看著周圍的守衛鬆懈了不少,趁著這些人還冇有反應下來,將人了救了下來。

“淼哥哥··嗚嗚嗚··”明明差點以為自己的手就冇有,雖然嘴上說的不害怕,但是微微顫抖的身軀已經出賣了他。

這會看到親人,麵上也崩不住了。

“你們快點救舒丫頭···彆管我了”大爺說

“我還冇有去找你們,自己回來了,正好一個都彆想跑”南悅確實是冇想到他們回來的速度這麼快,雖然和計劃裡有點偏差,但是問題不大。

“是嗎,你不知道請神容易送神難嗎?”陳寂習慣性的推了推鏡框說道

“那我們走著瞧,給我上,死活不論”南悅對著已經準備好的異能者說道

陳寂從於淼的手中接過明明,用隻有倆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“這裡教給我,你先去找小舒”

“嗯”於淼點點頭

南悅看到他們出現,也是第一時間讓手下的人,將裝有林舒的那個籠子給運走。

她現在主要目的還是林舒,這些人能在這裡收拾了自然是最好,哪怕是不能也不能讓這些人影響到到了自己的計劃。

於淼看著自己麵前的異能者,也冇有手下留情,用最快的速度將其打倒在,但是還是晚了,南悅他們已經離開,林舒的影子都已經看不到了。

(本章完)